桀骜不驯的反义词(集合光和电的芳香)

2021-09-16 11:24:59 环球信息网  

桀骜不驯的反义词(集合光和电的芳香)集合光和电的芳香 | 新工业诗小辑(之四)

©August Macke,St. Mary's with Houses and Chimney (Bonn)

新工业诗

第四辑

平行世界里的烟囱(组诗)

姚 波

平行世界里的烟囱

像两只对接火种的烟卷

互燃,互相成为灰烬

从城市拐角我们可以看见

许多乌鸦飞出烟囱喷嘴

奔波在没有草木的旷野

色彩有时鲜艳有时灰暗一些

有时歌声会伴随鸦鸣传到车站对面

如果你转身回看一眼烟囱

它们就像一个个咳嗽的父亲

用鼻腔里喷出的烟尘

打动人间的疾苦

车间旁的小溪

不要发出怒吼

不要打乱草丛里的蛙鸣

追索到龙门吊的下面

你可以让繁星

退避一下

夜归人

此时,你跟随犬吠

回到妻儿身边

孩子已进入梦乡

小溪会轻轻哼唱童谣

伴她甜甜的微笑

岁月如星

入秋的时候

树叶不会知道岁月静好

如果围绕,高大的

厂房转一圈

你会知道,蟋蟀

是怎么透过暗影

欣赏另一只蟋蟀的钢音

入秋的时候

星星明亮的程度

显然让人感觉有些不真实

静默的星空,浩瀚深邃

每一次抬头仰望

都希望找到,属于

自己的那一颗

写给铁塔的情书(8首)

素如简

写给铁塔的情书

沿山路直抵山脊的位置

我到达时 你刚好伟岸进我的眼

山坡上的灌木丛绿了又枯

只有你始终在岁月的皱褶里

风里磨刀 雨里习武

你高举身体里每一块铁

书写山之辽远 描绘白云之阔

与山野的风 草木 花喜鹊为邻

农历大年初三

2月14日这个春风含情的日子

我穿过尘烟 越过溪流

带给你樱花开放的消息

看你倜傥的样子

打开天空蔚蓝的样子

值班记

我将再次储满再次放空

三天的停滞

72小时的守候

我将再次用到黑夜

万物归位

明月的孤寂

午时烈焰

你顶着烈焰的奔赴

是我必须要运用到的

值班室内铃声告急

或被铃声派出的匆忙

您对暖意和亮光的企及

我和我们

奔赴和守候的前方

是我必须要

雨水再次打湿他们的肩膀

沿着帽檐

沿着夜的方向

这些雨自顾自下

并不顾忌他们裸露雨中的肩膀

以及肩膀上的红马甲

开始是敲击的滴答声

继而 倾泻似的滑落

他们以肩膀承接整个暗夜所有的滑落

承接来自村庄 田野 工厂 社区

以及你眼睛里投下的阴影

雨水和电话铃声交织的夜晚

雨水和电话铃声一样密集

集中在傍晚8时

呼啦啦横亘在暮色到达的前端

是雨水推进了傍晚的进程

电话里的夜色急促而苍茫

此时 需要一次抵达需要解密

小黄车划破雨的布帘

需要执意奔赴的心

你 我 整装待发

需要集体出发去解救 去溶化

需要你我体内全部的光芒

化解黑夜的一再围攻

春雨成雪的寒意

你我再次将身体的发条拧紧

再一次楔进夜的最深处

这抹穿越万水千山的红

正抵达山顶

塔基旁转圈 查看

或是抬眼以探视的姿势

使自己随塔顶的线延伸

仍然寥落的山间

这红热闹了整段时空

有雪的白色作背景时

这红恰到好处地诠释红旗的一角

春季更妙

这抹红将和绿完美地交融

或者互为反义词彼此咬合

这抹红和秋 应该是统一色系

热烈在村庄、房前、机器的轰鸣处

社区 广场 医院 学校

及任何一个需要照亮的角落

无论时节 无论地点

这抹红一直在奔跑

或者一直在固守

他以向低的姿势

将“服务”两个字高举

我想说守候

当大家围拢坐着

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站立

当大家笔挺站立

那是背负月光

直接奔赴的姿势

每一天每一晚每一秒

都有这样的守候和注视

不管花开还是花闭 月盈还是月缺

这场守候从未间歇

不管是你 还是我

我们组成我们

我们织就 一张网

我们守护一盏灯

此时 我们将自己调暗

把你和你们

置于亮处

变压器台架上的月亮

月亮挂在农行变压器的正前方

也挂在变压器台架上三个人的正前方

它的光芒照射到变压器上

也照射到正忙碌的6只手上

这6只手不停的剥线 拧螺丝 压线

这使沁凉的空气里有了些许热度

其中一个背部有了湿润的印痕

这是5月中旬凌晨4时的一个巷子

两台变压器停止发声

任由三个人将它们身上的配饰卸下

装上

任由他们不停地擦拭自己

同时将有黑暗的部分擦去

任天空露出它应有的色泽

昨夜

看黑将人们的眼睛拉灭

任黑的帷幔将这片夜色

将电视机、墙角,窗

将这条小巷蒙蔽

摄氏37°的电线杆下

我和夜并排站黑里

只有几只手电筒

照着电线杆上忙碌的两个人

看他们将一截烧黑的电缆装进夜色

看他们从怀里掏出光亮

一下 一下将这些光亮剥开 放大

时间一秒一秒递进

夜色逐渐加深

带着盐碱的水洇湿了他们的后背

有的干脆直接滴落下来

将夜又往黑 钉了一截

好了,可以送电

袖口在额头上抹了又抹

我看到一些光亮汇拢过来

夜色被次第推开

集合光和电的芳香 | 新工业诗小辑(之四)


版权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标签: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