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芳子 方姥(长春方姥事件)

2021-04-16 11:38:14 环球信息网  

川岛芳子 方姥(长春方姥事件)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大概在2008年左右,一则消息震动了中国的互联网和民间舆论:当年那个臭名昭著的女间谍,作恶多端的女魔头川岛芳子并没有死。

她躲过了当年那场枪决,隐姓埋名躲在了吉林,并一直生活到1978年直到去世。此论一出舆论哗然,各方媒体专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吉林长春,和爆料的主角——川岛芳子身上。

一时间各种言论甚嚣尘上,很多人又开始回忆起自从上个世纪以来便一直扑朔迷离的那段悬案:川岛芳子究竟有没有死?

她是不是真的偷天换日,借着机会远走他乡了却残生了呢?今天,我们就来走近那段疑案,为大家揭开那段至今仍然没有公论的悬案。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成为汉奸工具人作恶多端,春秋大梦终被无情粉碎

提起川岛芳子的一生,很多读者朋友可能并不陌生。川岛芳子原名爱新觉罗•显玗,是清朝最后一代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的女儿,后来被父亲送给日本浪人、间谍川岛浪速做养女。

善耆的目的旨在拉近自己和日本的关系,以图谋满清复辟。就这样满清的最后一位格格爱新觉罗•显玗,变成了日本人川岛芳子,从此开始了她作为汉奸和“工具人”的罪恶一生。

川岛浪速对这个白捡来的女儿并不上心,在他看来这个女孩不过是一个间谍的苗子罢了,他的唯一目的就是把川岛芳子培养成一个女间谍。

于是在川岛浪速的调教下,川岛芳子自幼便学习了骑马、击剑、语言、射击、发报等间谍技术,很快成为一名出色的间谍。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在川岛芳子17岁那年,她被养父川岛浪速强暴。这一巨大的心灵创伤使得川岛芳子彻底转变了。

她开始穿男装,用男人的方式行事,并积极投入到所谓“满蒙联合,皇朝复辟”的“大业”当中去。

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川岛芳子凭借自己的特工技巧,先后参与策划了九一八事变、“伪满洲国”复辟、一二八事变等。她的双手自从这时起便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和间谍。

抗日战争末期,日本军国主义眼见大势已去,便开始极力“削减负担”,抛弃了一大批在中国活动的间谍。川岛芳子自然也在其列。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日本大间谍多田骏甚至想过要偷偷做掉川岛芳子,原因自然是她知道得太多了!1946年10月10日,国民党宪兵逮捕了川岛芳子。

在庭审当中,川岛芳子百般狡辩,称自己是日本人,不是汉奸,自然也没有从事过所谓的间谍活动。

一开始这弄得国民政府的法庭有些难办,但法官抓住其生父善耆的身份,断定她具有双国籍,裁定其犯下了汉奸罪。

川岛芳子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给曾经强暴过自己的养父川岛浪速写信要求他帮自己修改户籍、修改年龄,以制作“不在场证明”。但川岛浪速的回信却彻底击碎了她的幻想,也给了法庭确凿的证据:

“你认我做养父的户籍资料,都在关东大地震所引发的火灾中烧毁了,我好不容易拿到的,是现在乡村组织出具你何时来我家的目击证明,这等于是一张废纸。”

现实彻底粉碎了川岛芳子想要逃脱正义裁决的图谋。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在当时的北平第一监狱被枪决,终年42岁。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命丧枪下还是金蝉脱壳?川岛芳子死亡之谜众说纷纭

但是在川岛芳子被执行枪决之后,却有人站出来质疑川岛芳子有没有死。北平《经世日报》在川岛芳子被枪决之后六天,也就是4月1日发布了一篇文章,态度激烈的抨击国民政府竟然让大魔头川岛芳子逍遥法外。

文章当中宣称,川岛芳子并没有死,她花钱买通了监狱里的官员,找了一个叫做刘凤玲的人当作替死鬼。

这个刘凤玲长得很像川岛芳子,又会说日语,但身患胃病已无治愈希望,其母为了十根金条的酬劳将女儿卖了,就此刘凤玲成了替死鬼,而真正的川岛芳子早已逍遥法外不知所踪。

文章里讲得有鼻子有眼,甚至还给出了消息来源人——刘凤玲的妹妹刘凤贞。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此论一处举世皆惊,不少人立刻联想到之前川岛芳子被枪毙时北平市政府就遮遮掩掩的不让记者前去观摩行刑,等到尸体抬出来的时候死者的脸上也早已血肉模糊且沾满泥土,根本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不是川岛芳子本人。

更有人讲,川岛芳子向来以短发示众,抬出来的人却留着披肩长发,一定不是本人。还有人说是美国为了控制外蒙,把川岛芳子秘密救走了。

这一连串的舆论搅得当时的北平市政府不得安宁,于是下令展开调查。

根据目前保存在台湾的当时国民政府法务部档案中记录,时任北平市第一监狱典狱长的吴峙沅证实:

“她执行死刑并经过何承斌检察官验明正身,讯留遗书后,命令法警执行一枪毙命,事后经检察官率同检验员三次复验,确已死亡,后将尸体交由本监移出非常门外停放,以备各新闻记者参观且拍照,同目午后并准由日僧古川大航具领掩埋。”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川岛芳子的哥哥爱新觉罗•宪均也证实妹妹已经毙命于枪口之下。于是北平市政府出具了一份调查报告,宣称川岛芳子已经被枪决,所谓替身传言不过是市井之谈。

但是很多人仍然质疑这一报告的准确程度,认为宪均和川岛芳子是兄妹关系怎么可能不去掩护已经秘密潜逃的川岛芳子?吴峙沅肯定也被买通了为川岛芳子开脱。

更令人感觉蹊跷的是《经世日报》的记者很快便站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愚人节玩笑当不得真,而举报人刘凤贞此时也突然消失在了公众视野当中。

这一切使得他人怀疑是不是有人要欲盖弥彰,掩护川岛芳子。可是无论怎么质疑,也并没有人举出切实有力的证据证实川岛芳子没死。而随着解放战争的不断进行,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战事上,也没有人再去关注这则疑案。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60余年后“重出江湖”,川岛芳子究竟有没有死?

就这样时间慢慢地冲淡了这片疑云,没有人再去关注这个女魔头究竟死了没有。但是60年后的2008年,吉林长春市的一名画家张钰突然爆料称,自己有个叫“方姥”的亲戚,就是当年没死的川岛芳子!

这一下子尘封的往事又被揭开,一批专家为了探查清楚历史的真相,前往吉林进行调查。

根据张钰叙述,这个“方姥”是被自己的外公段续擎连同几个伪满时期的警察保护着来到了吉林,并长期住在长春市郊区的齐家村。

方姥小的时候很喜欢她,经常教自己一些日语,还带着她唱日本歌曲。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方姥究竟是谁。

到了2004年外公段连祥去世之时,他才神秘地告诉张钰“方姥”就是当年没有死的川岛芳子。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为了证实这一点,张钰还举出了一些物证,包括方姥生前留下来的一对景泰蓝狮子和里面封存的“秀竹致小方阁下”字条(张钰称“小方阁下”即为川岛芳子生前朋友小方八郎)、关东军秘密地图和方姥珍藏的一些李香兰的唱片。

专家组当即对这些证据和“方姥”的真实身份展开了调查。但调查的结果却越来越让人犯迷糊:首先这个字条里的秀竹,根本找不到这个人。

张钰说这是其父生前在伪满时期的警察教官。确实,段连祥曾经就读于伪满时期吉林虎石台的一个日本学校,也确实给日本人做过事。段续擎还是川岛芳子生父善耆旧友于德海的外甥,认识川岛芳子也属正常。

可是这个秀竹,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身份证明。而那份关东军地图,上面竟然都是简体字,一个日文也没有。

专家组又带着这些遗物和张钰为方姥画得像前去日本,找到川岛芳子生前义妹,著名歌星李香兰请她辨认。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李香兰一眼就认出画像上的人便是川岛芳子,并坚信这就是“哥哥”(川岛芳子喜欢以男性形象示众,曾和李香兰以兄妹相称)。

看起来既然有了确凿的人证,那么“方姥”是川岛芳子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可是此时在国内的另一支调查队伍,却从川岛芳子的亲妹妹金默玉那里取得了相悖的证言。

金默玉向前来采访的调查人员作证,1948年被枪决的那个女人就是川岛芳子本人。同时根据当年亲自将川岛芳子提出牢房押往刑场的宪兵谭良策晚年回忆,是他在辨认过犯人是川岛芳子本人之后才将其押赴刑场执行死刑的。

照理来说,川岛芳子无论是不是潜逃至了吉林,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无论是金默玉和谭良策都没有再为川岛芳子打掩护的必要了。

面对两份完全相悖的证言,专家组最终求助于科学手段。2009年,中方人员前往日本,针对从浙江寻回的“方姥”骨灰,和一些保存在日方的川岛芳子同父同母的弟弟爱新觉罗•宪东的头发进行DNA比对。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但结果令人失望,骨灰被深度火化,没有再提取DNA的可能。专家又尝试做指纹比对,但没有找到方姥的指纹。看起来,科学也无法证明“方姥”是不是川岛芳子。

专家组又委托吉林省公安厅的刑侦专家对川岛芳子生前照片和被枪决后照片做电脑模拟,得出的结果是两张照片在骨骼上有出入。

但联想到照片实在过于陈旧,很多地方模糊不清,无法得出确实的骨骼图像,这一条证据也没有十足的说服力。不过张钰和一些调查人员坚信,方姥就是川岛芳子。

但是专家组当中的孙彦平和尤长丽两位专家对方姥是不是川岛芳子有自己的看法。二人认为这是张钰和自己家人为了营造热度做的一个局。

他们比对了“方姥”的画像和北平狱中川岛芳子的照片,以及张钰外公段连祥和外婆庄桂贤的照片,发现方姥和庄桂贤的容貌惊人的相似!

60年后出现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金默玉、宪兵谭良策亲自作证


他们又找到几个证人,证人经过辨认之后也认为方姥是庄桂贤本人无误。由此他们断定,这一切都是张钰连同家人做的一个局,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注意,营造热度,谋取利益。

结语

事实上,在笔者看来,纠结于川岛芳子有没有死,在历史研究上可能有一些价值,但在其他层面,并无多少重要性可言。

川岛芳子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中国人,不思为国效力,反而在被日本养父强暴之后还能继续为日本军国主义效力终身,阴谋策划了一系列帮助日本达成侵华目的的方案,其心不可谓之不毒,其罪不可谓之能赦!

1948年北平监狱法警射向她的那一枪,正是在法理上、正义上、民族感情上宣判她死刑的最有力的昭告。从那时起,就算她的肉身还活着,她的社会存在和灵魂也已经被宣判死亡,绝无再复活的可能了!


版权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标签: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